北风吹

2021年第8期

【字体:


  一

  外公是从北疆一路颠簸乞讨回家的。

  那是鄂东己未年腊月的一个早晨,已下了两天的雪还在没完没了地下,门口屋檐上,已经挂满了玉帘似的冰凌,野外两处池塘,如一双黛眼,凝视着昏黄的天空。屋里大门闩着,二门掩着,依然听到屋外寒风嗖嗖。

  那年我六岁,还没有上学堂,被早起的母亲三番五次催喊着起床。最终她冲进卧室,掀开被子。我乖乖地起床到堂屋拧起装满垃圾的土簸箕,要打开后门,到外面村口小烂泥窖里倒掉。我刚拉开后门门闩,就感觉一股力量由外而内,低矮的左右两扇门板被推开,一个大身影直接盖住了光亮,夹着寒风和雪花,涌进屋子。我赶紧侧着身子闪在一旁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