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田野记忆(节选)

2021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辛劳本身也就是开花和舞蹈。

  ——叶芝

  吃过晚饭,夏夜的月,将院子照得一片清亮。

  父亲牵动绳子,搬掉一块青石,渗坑里的水面轻轻浮起他两天前压进去的一捆荆条。他抽出一根弯了弯,筷子粗的枝条看上去柔软而富有韧性,弹出一串细碎、晶亮的水珠。然后,他转身从洞门墙壁的木橛上取下四个绑着绳子的笼襻。那是四根等长的比拇指略粗的树枝,被绳子曲成半圆形,如一张张拉满的弓。它们在墙上挂了两个多月,已经干透、粗糙、硬实,在时间里默默等待父亲粗糙的大手。

  “笼编小一点吧!”我知道父亲又要编笼。

  父亲拿一把老菜刀埋头削荆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