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老去

2021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我好像从来没有发現过他的老,我甚至觉得,他根本就不会老去。

  即便是,自我记事起,他就已经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。

  当年家住糖果厂,他从乡下来时,人刚站在厂门口,车间那些工人连他的面都还没有见着呢,就会喊我:“杨二妹,你屋公公来了。”对的,他是我的祖父,因为随身携带的一副“洪钟大嗓”,先已当当当地,响彻在厂子的上空。祖父的村子离城不到十公里,隔不了多久就会进城赶场,或是买东西,或是卖东西,或是给我们捎东西,当然也顺道看看在城里照看孙女的老伴儿。一落座,土地、庄稼、邻里、猪狗鸡鸭……就通过他那口“洪钟”,让在座诸位的耳膜,咔嚓作响。祖母就会嘴一撇,眼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