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和他的诗

2012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父亲66岁生日时,我曾为他塑过像,那是六年前的事了。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识分子,塑像也只是表达儿子特别的情感,那尊像后来铸成了青铜。
  头微微上抬,颧骨耸起,面部嶙峋,眼睛里透发出不确定的光,并不整齐的头发有序向后
  这是一件写生作品,但更多意义上是我记忆深处的父亲的定格。从我记事始,很少看到父亲、母亲的笑容,母亲总是愁眉紧锁。我们弟兄姐妹七个,我排行老五,一家人靠父亲一人工资维持生活。1967年,父亲被挂上了黑板,与一些戴帽子的“牛鬼蛇神”在街上游斗。一次批斗大会,父亲站在台上,红卫兵宣读他的“罪行”,他并没有低头。倒是我每天早晨看他排着队伍到毛主席像前“请罪”…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