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和酒

2009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
  在我记忆的长河中,父亲和酒总是形影不离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胶东平原上的农村,生活还不算宽裕,酒对于一般的乡村家庭来说,还是奢侈品。在我们相对富裕的家境里,只要有客人来,总要对付一桌像样的酒菜。在当时,年轻的父亲只能站在炕下,一边温酒,一边听着爷爷和客人聊起的一些家长里短,酒和他就有了亲近的理由。

  在平日里,只有爷爷才有资格天天喝酒。(那是二位姑姑对长辈的孝敬。我们乡下有句俗话:有了女儿就有了“酒壶”)这样,爷爷每天美滋滋地用他的红泥小酒壶盛上一点酒,然后把一个小酒盅倒满,划一根火柴点着,蓝蓝的火苗舔着壶底,像吻着他老人家日渐苍老的心。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