稻粱菽 麦黍稷

2008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
  后街女人的叫骂在深夜无休无止,坐在床上给儿子喂饭的艳霞把手里的瓷碗暾到桌上。

  从地上找到鞋穿在脚上,艳霞走出屋,她闪身钻进门后的柴房,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把铁锹。

  后街女人还在叫骂,女人叫骂的声音在夜空里回响,被很多人听到。但是没有人吭气,听到的人装没听到。刘建军就是那样,他坐在一只小马扎上,哈着腰来来回回磨一把长刀。挂在院里的灯泡昏黄的光照着他已经谢顶的头,也照着刘建军一直磨着的刀。岳母站在院里望着夜空叹息,她的蓬乱的头发自得刺眼。岳母跟岳父感情不好,常年寄住在刘建军家里,为他们一家三口洗洗涮涮,缝缝补补。偶尔岳父也会从密云的乡下寻岳母来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