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深处的痛楚(特约专稿)

2007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1

  

  那天,晚九时许,大弟公正来了电话,嗓音沙哑,语调很惶恐,他说,妈怕不行了,下午开始糊涂,刚才给她做了粥端去,问她吃不吃,她含糊不清地说不吃,眼也没睁。公正说,那我给你翻一个身——母亲跌伤卧床已经一月有余,一直躺着,靠公正侍候——公正翻身发现母亲背上出虚汗,脸色蜡黄,慌了,立即连声大喊,已经不答应。

  前后不过半小时,或者一小时吧——我实在不能判断那段时间的长度。时间在死亡面前停止了脚步,对死亡加以礼敬,加以避让。或者,一个儿子,在母亲要永远离开他的时候,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已经不再存在时间,也不存在空间。一切都随着那一个血脉亲情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